支那猪

来自伪基百科
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

“支那猪!”

- 台湾人中国人的称呼


“你才是支那人,你全家支那人!我是日本人!巴嘎!”

- 中国人台湾人的反击


支那猪,是对西藏,突厥斯坦以东、蒙古,满洲以南、朝鲜半岛以西、台湾以北这一片广阔土地上的类人生物的称呼。 此外此词也被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的语言引用,被翻译成“Cina Babi“(支那巴闭)。

名词解毒[编辑]

强烈抗议使用支那猪一词,你考虑过猪的感受没有?猪从来不会咬对他们好的人。狗从来不咬送他肉骨头的手。如果猪狗会说话,猪狗一定会上街抗议支那人“辱猪”行为:这些变态行为,与猪类无关,恳请有关物种停止辱猪行为。 西班牙人将支那人形容为insect,虽然同时具备昆虫和卑鄙之人的双重含义,但是依旧不够贴切。支那人的道德,智商,某些地方,低于蟑螂,蚂蚁等生物。蚂蚁尚有协作精神,从来不会“蚂蚁吃蚂蚁”的行为。西班牙人的词汇,客观的说,也带有一些“辱蚂蚁”的性质。唯有一种昆虫,可以形象的形容支那人,就是:蛊。 蛊,乃是云南的巫术,将很多的坏心眼的毒虫,放在一个罐子里面,让毒虫之间互相内斗,最后赢的那条,就是蛊。 支那,就是那个养蛊的罐子,支那人,就是里面那些坏心眼的毒虫。

黑奴解放之後,中國籍的黃種人奴隸在世界各地販售,取代黑奴的空缺。這群華工以海路運送置於船艙的底層,住的像是豬、吃的像是豬、呼吸聲也像是豬。為了防止臭味從船艙底傳出,會把所有的隙縫堵住,到達目的地時這些黃奴身上漲了疥瘡、膿瘡、跳蚤,生病的被值接丟入無情的大海中。「豬仔」就是稱呼這些被犯賣的中國人,女的則稱做「豬花」(花在廣東話指女子)。

治疗方式[编辑]

参看[编辑]